0305  

 

一支眼鏡,乘載著兩個年輕人的夢想。當台灣的發明、專利被商品化的比例僅達千分之三,他們依舊勇敢創業,打造平價又符合人體需求的「穿戴式3D電影院」。

一支智慧型手機,跟一個瓦楞紙板做成的「蛙鏡」,究竟能變出什麼花樣?

 

不看還好,一看嚇一跳。一戴上蛙鏡,發現手機螢幕上的雲霄飛車影片馬上變成3D立體,還會隨著頭擺動變化視角,原來這是個隨身的「穿戴式3D電影院」。

 

這是雲林科技大學扶植成立的鉑金科技所推出的最新產品原型。

 

二十七歲的董事長邱冠堯和二十五歲的總經理蕭至凱,雖是大學生模樣,卻已肩負業績與研發壓力。

 

他們嘗試把雲科大3D實驗室的得獎專利技術,發展成實際商品,除了穿戴式3D電影院,他們的產品還包括雙稜鏡鏡頭,搭配輕便夾具,讓普通手機輕鬆達到百萬級3D攝影機的效果。

 

「我們希望做出一般人負擔得起、健康舒適的3D顯示產品,」邱冠堯自信滿滿地說。

 

千分之三的夢想

 

鉑金科技的這兩位創業青年,選了一條科大畢業生少走的路。

 

台灣各家科大學生的創意,常在國際發明展大放異彩。

 

台灣代表團曾在一年內,橫掃世界六大發明展,從美國匹茲堡、德國紐倫堡到韓國首爾,獲獎數均為全球第一。一次抱回百面獎牌,猶如家常便飯。

 

然而,這些發明與專利被商品化的比例低之又低。中華創新發明學會估計,台灣發明被商品化的比例,約只有千分之三,遠低於世界平均的百分之三。發明再好,如果不能為人所用,就是紙上談兵。

 

為什麼要發展健康3D?蕭至凱說,眼睛是靈魂之窗,現代人長時間盯著電腦、手機,眼睛肌肉一直處於緊繃狀態。鉑金開發的舒目鏡,不只平常可用,更可以用在3D電影院,取代目前容易讓人暈眩的便宜3D眼鏡。「我們的長遠目標,是希望所有3D顯示技術,都兼顧健康與舒適,」他說。

 

初生之犢不畏虎,但凡事起頭難。

 

蹲工廠 盯品質

 

蕭至凱談到一開始跑業務,處處碰釘子的經驗,失望寫在臉上。「我們一開始展示拍攝3Dapp給連鎖通訊行看,每個人都對我搖頭,說這技術HTC已經在做,我們只好再歸零重新思考,」他說。

 

為了以最低成本做出穿戴式3D電影院的產品原型,他把腦筋動到自家頭上。

 

蕭家在林口做外銷紙箱廠,他靈機一動,用家裡多餘的瓦楞紙板來做出產品原型,讓團隊試用,好慢慢發現、解決技術問題。

 

「我體內有創業的基因,」大學四年都在3D實驗室打滾的蕭至凱,退伍前夕接到教授陳建宇一通邀約電話,他退伍當天不是先回家,而是從台南營區直接到雲科大報到。

 

邱冠堯則是為了做出最完美的鏡頭,發揮窮追猛打的精神。

 

他小心翼翼地從懷裡拿出一顆直徑不到兩公分的鏡頭,貌不驚人,卻得來不易。

 

原來,在受訪當天上午,他才剛從台南工廠拿到最新出爐的3D夾具稜鏡鏡頭樣品,驅車北上。

 

為了挑選最適合的模具射出廠,邱冠堯與蕭至凱一路從雲林找到台南,「不是太貴,就是廠商專業度不夠,一直找到第四家才確定,」邱冠堯回憶說。

 

為了這個小小的鏡頭,他在工廠整整蹲了兩天,採取緊迫盯人戰術,不斷督促師傅調整機台參數,「品質如果不夠好,我不敢下單。」他從一介門外漢開始,邊看邊學,中間失敗了上百次,換料、修模,他從頭到尾參與,才終於帶回滿意成果。

 

做出來,才算數

 

在單親家庭成長,讓邱冠堯有超齡的成熟與韌性。「母親從離婚後就一個人單打獨鬥,她從一開始負債,一路努力做到貿易公司主管,」言談中,他透露對母親的深深佩服,「我相信我能做得比她更好,」他說。

 

發明商品化,為什麼這麼難?雲科大企管系副教授潘偉華分析,許多學生與老師參加發明展,主要目的是在積點跟升等,「他們把得獎視為榮譽,商品是否真的能做出來,反而是次要,」他說。

 

即使學生真的有心要做,也難過教授這關。

 

潘偉華說,有的老師重視技術的學術價值,甚於產業潛力,選擇藏私;也有人因為跟業界走得近,直接技術轉移出去,不會留下來給學生。

 

結果是,眾多頂尖科大每年做出成千上萬個發明、專利,卻鮮少能創造出產業價值。

 

從邱冠堯與蕭至凱開始,雲科大希望改變這個困境,透過師生共同創業模式,把更多發明轉化成有用的商品。

 

「鉑金科技」這個名字,來自於電子系教授陳建宇,一三年以3D技術作品「單鏡頭立體智慧手機」獲得台北發明展最高榮譽鉑金獎。這一年,他的團隊參加四個競賽,拿到兩百多萬獎金。

 

潘偉華與陳建宇,為了鼓勵更多年輕人創業,決定挪出一半的獎金拿來成立公司,並找來已經畢業的蕭至凱與邱冠堯投入創業。

 

「很多年輕人只想進大公司,但台灣需要更多創業的年輕人,因為社會進步的動力來自於創新,」潘偉華說。

 

想做科技業或賣臭豆腐?

 

去年九月,在雲科大提供辦公空間與資金奧援之下,鉑金正式成立,兩位老師擔任顧問。

 

創業不到半年,陳建宇坦承,過程中哀愁大於美麗,他甚至透露,邱冠堯與蕭至凱曾經萌生退意。因為銷售狀況一度不理想,錢燒到二月可能就沒了,兩個年輕人一想到將背貸款,肩頭就有如千斤重。

 

「我問他們,你們是想做科技業,還是賣臭豆腐?」陳建宇認為,如果想賺快錢,批貨來賣一定比創業容易,「但這跟賣臭豆腐沒兩樣。如果真的有技術,就要做困難、有理想性、可以改善人類生活的產品,」他說。

 

二十七歲董事長、二十五歲總經理經過思考,不想這麼快投降,把已經寫好的辭呈撕掉,要繼續拚。

 

鉑金目前最大的挑戰,就是損益兩平。走進他們兩坪大的辦公室,桌上堆滿了第一批還沒賣出去的商品,都是他們的心血投資。

 

鏡頭開模、找管道銷售,全部都要兩人自己來。邱冠堯說,每天走進辦公室看見那麼多貨,就覺得很挫折。

 

「雖然比較辛苦,但如果有好的想法,就該自己當老闆,走一條自我實現的路,」他說。

 

儘管前方險阻重重,兩位年輕人對鉑金的期許很高,希望能在三年內獲利,這目標不容易,但他們不會輕言放棄。

 

【邱冠堯成長路】

 

1987年在台南出生

22歲︱台中東海大學物理系畢業

26歲︱研究所畢業後,在全球光學擔任工程師

27歲︱創立鉑金科技

 

【蕭至凱成長路】

 

1989年在新北市出生

18歲︱開南商工電子科畢業

22歲︱雲科大電子工程系畢業,參與3D實驗室

24歲︱雲科大電子與光電工程所畢業

25歲︱創立鉑金科技

 

【開路五招】

 

開路青年怎麼做

 

1.與母校指導教授共同創業

2.把發明與專利化為產品

3.善用手邊資源製作產品原型

4.為求完美,緊盯廠商製作進度

5.相信產品的價值,不輕言放棄

 

你也可以這樣做

 

1.找到對的mentor導師,提出合作機會

2.找到有價值的發明,嘗試化為實際產品

3.發揮聯想力,以最低成本製作原型

4.鍥而不捨,發揮三顧茅廬精神,確保產品符合要求

5.確認行動目標並堅持到底

 

資料來源:天下雜誌

    isoedison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